報告解讀 | 知識分工2.0:換一種角度看智能經濟

河南22选5第138期开奖结果 www.uhnrcy.com.cn 來源:    分類: 云計算與大數據   時間: 2019-04-30 15:26   閱讀:18324次


2019年,互聯網誕生已有半個世紀,近40億的全球一半人口,也已經成為了登陸數字新大陸的“新移民”。在這一具有標志性的時間節點,在一路狂飆、眾聲喧嘩的數字經濟、智能經濟發展大潮中,研究者有必要在此時此地稍作駐足,重新思考一下:那個被言說了大半個世紀的“知識經濟、信息經濟、網絡經濟、數字經濟、新經濟”等,究竟發展到了什么階段?進一步地,如何從經濟學角度去把握近年來“消費互聯網-工業互聯網”等認知框架?下一階段數字經濟、智能經濟的核心議題又將會是什么?


《智能經濟:邁向知識分工2.0》報告,試圖對此作出一些初步的探索。


》》》》》關注“阿里研究院”公眾號并回復“智能報告0417”,可免費下載報告完整版。


一、為什么要談“知識分工”?


個人與社會,微觀與宏觀,分化與整合,從來都是所有社會科學都要關注和處理的核心議題。在經濟學視角下,這一主題就是分工與協作?;瘓浠八擔閡桓鱸嚼叢礁叢擁木彌刃蚓烤故僑綰慰贍艿??“分工/協作”的演化作為一個慢變量,為我們觀察和理解經濟體系的升級,提供了一個中長期的切入點。


具體到知識分工,著名經濟學家哈耶克對此高度重視:“自我們所研究的這門學問(經濟學)創始以來,勞動分工問題一直是論者們研究的主要論題之一,但是知識分工卻被完全忽略了,盡管在我看來,知識分工這個問題乃是經濟學中真正的核心問題?!?


回顧歷史,伴隨著生產力水平的不斷提升,產業分工不斷深化,大致經歷了五個階段:一是部門專業化,即農業、手工業和商業之間的分工;二是產品專業化,即以完成的最終產品為對象的分工,如汽車、機械、電器產品的生產;三是零部件專業化,即一個企業僅僅生產某個最終產品的一部分;四是工序專業化,即專門進行產品或零部件生產的一個工藝過程,如鑄造、電鍍等;五是生產服務專業化,即在直接生產過程之外,但又為生產服務,如物流配送、金融服務。今天正在進入分工的第六個階段:知識創造的專業化分工。


我們認為,基于知識的分工,也即知識作為一種商品參與到市場交易中,并涌現出一批基于知識進行交易的企業或個體,進而發展出一套基于知識創造、傳播、復用的產業體系??梢源恿礁鑫壤垂鄄?,一是在企業內部,知識的創造、傳播成為一個獨立的部門,二是在企業之間或個體之間,知識的創造、傳播、使用成為一個獨立的產業部門,參與到社會分工和協作中。


知識承載方式的演進歷程

來源:阿里研究院,2019


從歷史來看,人類歷史最早的知識承載和傳遞,靠的是口口相傳、師傅徒弟、書籍文字,到了工業時代,專利標準、文獻資料等開始發展起來。到了今天的智能經濟時代,以工業互聯網為例,可以發現,工業APP、微服務組件等,正在成為新的知識承載的載體。


自英國產業革命以來,基于產品的分工演進已進行了幾百年,今天基于知識的分工才剛剛開始,盡管智能經濟、工業互聯網的出現加快了這一進程,但整體上來看,基于知識的產業分工仍處于星星之火階段,有待各界的共同推進。


二、集成電路:基于知識的產業分工1.0


回顧過去40年全球產業分工體系中知識分工的特征和趨勢可以發現,集成電路產業分工格局的變化,呈現出了鮮明的特征,可以認為是代表了知識分工1.0階段。


集成電路產業分工的深化,經歷了全產業鏈集成—材料設備獨立—IC設計獨立—IC制造獨立—設計制造IP獨立的演進歷程。早期集成電路產業,集整機生產和芯片設計、制造、封裝、測試為一體,稱為綜合型IDM模式。伴隨信息技術的不斷演進,集成電路產業中的芯片設計、代工制造、封裝測試等環節不斷地從早期一體化模式中分離,成為獨立的產業體系。1967年美國應用材料公司成立后,集成電路材料和設備制造成為獨立行業,1968年Intel公司成立形成了垂直型IDM模式,1978年Fabless(IC設計獨立)、1987年Foundry(臺積電成立,IC制造環節獨立)模式相繼出現。


集成電路產業鏈分工細化與產業模式變革

來源:阿里研究院,2019


1991年英國ARM公司成立,同時逐漸涌現出一批專注于集成電路IP(Intellectual property,知識產權包)的設計、研發公司,集成電路產業開始興起架構授權的Chipless新商業模式,這標志著基于知識創造的專業化分工獨立出現在集成電路產業鏈中。IP的本質是集成電路工業設計和制造過程中各種技術經驗、知識的代碼化、??榛?、軟件化封裝。大量的設計、制造工業知識被封裝為IP(知識產權包),固化在賽博空間,可以被重復調用、使用和封裝,并催生了IC設計、仿真、試產、制造等環節的工業知識交易市場,設計生產過程中70-80%的工作變成對現有的IP進行調用、拼接,大幅提高了芯片設計、仿真、制造、測試的效率及產品良品率。目前IP的來源于主要由大型EDA公司、制造業企業、專業IP設計公司研發提供。當專有的工業知識通過被封裝為代碼化的電路,得以脫離有形的硬件產品,開始作為獨立的產品、商品進行傳播、使用和交易,基于知識交易的新業態逐漸顯現。


三、消費互聯網階段的知識分工


分析消費互聯網時代所展現出來的分工形貌,基于知識的分工,在這一階段也已經大量出現,并成為了一種突出的經濟學意義上的分工現象。


江小涓女士曾對“服務經濟時代與服務全球化”進行過深入研究。她認為,傳統經濟理論認為服務業是不可貿易的。因為服務過程需要生產者和消費者面對面、同時同地,因此服務業是不可以進行貿易的。但在網絡空間,企業服務海量消費者的邊際成本非常低,范圍經濟極為顯著,一個服務平臺形成之后,可以銷售多種產品和服務。因此,在網絡和數據時代,服務業成為了高效率產業和可貿易產業。


案例:阿里巴巴商家服務市場精品服務風向標

來源:fuwu.taobao.com


服務作為知識被封裝為軟件、APP等形態,是消費互聯網階段“基于知識的產業分工”的重要形態之一。在服務市場上,就出現了規?;摹盎謚兜牟搗止は窒蟆?。服務市?。╢uwu.taobao.com)作為國內最大的商業服務門戶網站,自2009年成立至今,已形成商家經營所需全鏈路的多元業務生態體系,圍繞商家提供包括店鋪裝修、圖片拍攝、視頻拍攝、流量推廣、商品管理、訂單管理、企業內部管理、人員外包、質檢品控等相關服務與工具幾十萬個。


中國高度發達的消費互聯網,近年來已經開始倒逼和牽引工業互聯網的發展。這種牽引和倒逼,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:


技術準備:消費互聯網時代,人人互動、人機互動等所沉淀的大量數據,不僅倒逼出了全社會的云計算能力,也滋養了AI等技術的發展。


能力倒逼:消費者的數字化,持續倒逼零售和營銷環節的數字化。


需求牽引:消費互聯網激發、匯聚出了一個快速多變、高度個性化的在線市場,推動制造業的柔性化升級。


角色發育:消費互聯網階段,不僅發展出了大型平臺等新物種,還涌現了以APP和服務市場等形態存在的各類服務商,以及產消合一的消費者等。


文化培養:消費互聯網高速發展的20多年,讓數字技術和數字經濟的文化屬性——開放、透明、分享等,在全社會廣為流傳和接受,培養了全社會的數字化認知——理解、認可、擁抱數字化技術的內在特性。


機制傳導:消費互聯網所孕育出的分工協作體系,從消費者、營銷、零售、批發、管理等多個環節,反向傳導給所有的商業環節。


消費互聯網多維度拉動工業互聯網

來源:阿里研究院,2019


消費互聯網對工業互聯網的推動是全方位和多方面的。從知識分工的角度看,消費互聯網時代“基于知識的分工”,在形態、機制上已經做出了多方面的準備,這些屬性和特質,必將傳遞和影響到工業互聯網階段基于知識的分工體系,進而擴散為智能經濟時代一種突出的社會分工現象。

 

四、知識分工2.0:以工業互聯網為例


當前,消費互聯網逐漸轉向工業互聯網,智能經濟作為整體性的經濟形態,在此時也得到了快速發展。而其突出的內在特征,正是“基于知識的分工形態”的快速發展。以工業互聯網領域為例,可以清晰地看到這一進程的發生和深化。


基于知識的分工體系持續發育、成長、擴散

來源:阿里研究院,2019


工業互聯網的含義,是面對制造業數字化、網絡化、智能化需求,構建基于平臺的數據采集、匯集、分析服務體系,推動制造資源泛在連接、彈性供給、高效配置。工業互聯網平臺有四層架構,數據采集層、IaaS層、工業PaaS層、工業APP層。


工業PaaS平臺的核心是將工業技術原理、行業知識、基礎工藝、研發工具規則化、??榛?、軟件化,形成各種數字化微服務組件和模型,工業APP層將工業技術、經驗、知識和最佳實踐固化封裝為面向特定場景應用的應用軟件。無論是PAAS平臺的微服務組件,還是SAAS平臺上的面向角色的APP——當大量跨行業、跨領域的各類工業經驗、知識、方法將以工業APP、工業微服務組件(類似集成電路IP)的形式沉淀到工業互聯網平臺之上,就意味著基于工業知識的算法市場正在興起,被封裝的工業專業知識可以在更大的范圍、更高的頻次、更短的路徑上創造、交易、傳播。


一是從交易對象來看,互聯網平臺為工業知識的APP化、微服務化創造了條件,實現了工業知識的產品化封裝、平臺化匯聚、在線化開放。


二是從交易主體來看,工業互聯網平臺構建了一個工業技術和知識的交易體系,它為工業APP、微服務組件、模型算法等交易對象的呈現、交易、傳播和復用,提供了統一的場所,促進了工業知識、技術的供給方(大型企業、科研院校、開發者)與使用方(大中小企業)等交易主體在線顯現、明確需求、激活交易。


三是從交易過程來看,通過在線化評估、標準化計量確定交易價格,實現知識交易方式由傳統線下長流程交易轉變為在線短流程交易,大幅降低了客戶發現、知識定價、契約簽訂、交付監督的交易成本。工業互聯網平臺通過構建工業知識創造、評估、交易體系,提高工業知識的復用水平和效率,不斷催生新技術、新模式,基于知識的產業分工新業態不斷涌現。


工業互聯網下知識創造、傳播、復用的新體系

來源:阿里研究院,2019

 

五、展望:知識分工2.0的五大議題


關于智能經濟時代的知識分工,是一個尚待進一步“破題”的關鍵議題。本報告作為對這一議題的初步探索,在此提出五大議題,期待在未來能夠與研究者和業界同仁共同研討。


(一) 實踐研究:工業互聯網發展的前沿實踐


當前,工業互聯網正在成為智能經濟發展的前沿領域,也是研究知識分工2.0的重要領域。但對于我國和全球工業互聯網的研究,仍然遠遠不足,特別是對制造型企業一線實踐的記錄、觀察,仍然較為缺乏。


(二)路徑研究:消費互聯網如何帶動工業互聯網?


中國在消費端領先的數字化能力、新分工體系,如何向供給端遷移和傳導?消費端和供給端之間,如何架起一座數字化能力遷移之橋?如何探索一條數字化全面轉型之路?目前已成為各界關注的熱點議題。


(三)理論研究:智能經濟的理論體系


智能經濟是數字經濟發展的下一個階段,已經逐漸成為共識。對這一新興的、浮現中的經濟形態,它的定義、范圍、規模、價值創造機制、分工協作體系等,都需要研究者展開系統性的研究。


(四)治理研究:知識分工2.0時代的治理體系


有分工就有協作,而廣泛意義上看,治理正是協作體系的一部分。當經濟分工由基于產品的分工,逐步轉向了基于知識的分工,企業內部、企業之間、企業與消費者之間、個人之間、企業和個人與政府之間,其互動規則必然也會發生重要的變化。


(五)未來研究:人工智能對經濟分工的影響


面向未來,普遍意義上的人機協同,將成為智能時代里基本的工作環境。這里的問題是,未來高度智能化環境下,將會出現越來越多的新物種,如:無人工廠、無人汽車、無人貨架商場、機器人……,屆時研究和討論“經濟分工”,所要處理的議題就不只是人人之間,而是也包括了人機之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今天,智能經濟仍處于發軔之初。試圖刻畫智能時代里的分工體系,無疑存在著很大的不確定性。在本報告中,我們試圖發現并放大那些代表著未來的若干信號,并取得了一些初步的研究發現。我們相信,智能時代的分工/協作,將進一步破解工業時代“分工深化”與“交易成本上升”之間的互相鎖定,進而提供一套新高度上的分工與協作體系。這將帶來對工業經濟之可能性邊界的進一步的突破,進而極大地擴展社會經濟的新邊疆,提高社會生產力。


》》》》》關注“阿里研究院”公眾號并回復“智能報告0417”,可免費下載報告完整版。

 

作者:曉坪阿里研究院研究員)、宋斐阿里研究院資深專家)、隴海阿里研究院高級專家

責編:張晶晶


【相關文章閱讀】


重磅!繼“智能+”120頁PPT,阿里+畢馬威發布4份智能經濟報告(附免費下載)


報告解讀 | 一張圖看懂未來的智能化組織(附報告免費下載)


重磅報告 | 《解構與重組:開啟智能經濟》,數字經濟下一站


政府工作報告首提“智能+”,國內首份“智能+”報告重磅發布(附免費下載)



0